跳到主要内容

人才100博士生分享

返回目录

 

PhD Students
(左起) 王威、钟力、麦俭明、王列滙

为提升大学的研究实力及提高研究生培训(特别是跨学科研究培训方面)的水平,香港浸会大学(浸大)於2020年推出了「人才100博士生奖学金计划」。浸大借鉴世界一流大学的做法,采取以研究项目为基础的培训模式,由跨学科研究院(IIS)向获取录的学生提供跨学科的博士生培训课程,使他们从实践中学习。

 

我们邀请了几位学生和我们分享他们的学习经历,让大家了解更多有关浸大的跨学科博士生培训。

MAI

我觉得这个培训模式是新颖的。这培训模式为我们提供更多学习研究范畴以外知识的机会,使我们对将来的研究有更多新的想法。在这种培训模式下,我可以涉猎更多以往不认识的事情。」

麦俭明

 

 

为甚么你会选择在浸大修读博士学位?

俭明我选择在浸大修读博士学位是因为香港和内地地理位置相近而且交通便利。最重要的是香港的教育制度比较成熟和国际化。浸大亦是一所享负盛名的大学。

 

2020年夏天,受到疫情加剧和政策突变的冲击,我不能前往已经取录我的海外院校攻读博士。艰难之际,浸大开通了博士生快速申请通道。这对於我类似遭遇窘境的学生来说,无疑是「天降橄榄枝」。浸大本身是一所优秀的文理大学,这里拥有国家顶级的环境与生物分析实验室,以及世界一流的环境科学专家。倘若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一样能够接触学术前沿,提升自己的实力。我於是伸手努力去抓这根「橄榄枝」,幸运地最终能成为浸大的一员。

 

WANG

浸大新颖的博士生培训模式旨在让我们跳出自己固守的学科领域,掌握跨学科思维,从而探索更多交叉研究的可能性

王列滙

 

 

你怎么看浸大在「人才100博士生奖学金计划」下的博士生培训模式?可以和我们分享你在这种培训模式下的学习生活和体会,以及你对这个培训的期望吗?

列滙浸大新颖的博士生培训模式旨在让我们跳出自己固守的学科领域,掌握跨学科思维,从而探索更多交叉研究的可能性,我深感学校的良苦用心。在过去的一个学期里,我通过这个专案认识了许多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优秀同学,也聆听了数学、理化、经济、医学、艺术等各学科的专题讲座,直面人类知识的浩渺无穷与不同学科思维的百花齐放。正所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如果要提出建议的话,我希望学校未来能在跨学科培训的背景下,更多兼顾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异同,为这两类的博士生提供更精准的特订培训模式,让文科博士生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与其相关的研究方法与前沿知识的机会。

 

浸大人才100计划的核心是致力於加强世界一流的跨学科研究,从而影响公众的思想和政策制定。计划为了与社会保持联系,并继续为知识的创造和转让作出贡献而努力。该项目定必能够全面提升博士生的研究素养,透过从不同角度对学生进行不同学科的培训,从而培养出具有综合知识背景的全能人才。在这里的学习过程中我也确实体会到这样的培训模式,来自六个跨学科实验室的顶级教授对各自领域的研究情况进行介绍,我能够按自己的兴趣和背景进行项目研究,这些都极大的扩展了我的研究思路,对我的研究项目开展起到了很大的帮助。我希望在这个培训结束时,能够学习到多领域(例如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的知识,成为我在个人研究项目获取更好研究成果的助力,造福社会。

 

就我个人而言,利用化学和生物的方法去研究环境,本身就是一种实验性科学,光靠书本和文献是无法满足的,必须要辅以实验,才是一个完整和相对可靠的研究。「人才100」的理念与我的需求完全符合,因此我是很欣赏这样的博士培训方式的。我期望自己能有科研成果,同时好好品味当下学习的每一分每一秒,在每一次小小的进展中感受喜悦。

 

WANG

来自六个跨学科实验室的顶级教授对各自领域的研究情况进行介绍,我能够按自己的兴趣和背景进行项目研究,这些都极大的扩展了我的研究思路,对我的研究项目开展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王威

 

 

你怎么看浸大的六个跨学科实验室?你在浸大进行跨学科学习有怎样的体验?

俭明六个跨学科实验室主要与计算机科学有关,大部分的研究范畴也跟人工智能结合,这是很创新的想法。跨学科学习令我可以参与以往从未接触过的领域,每星期举行的研习会也令我知道相关的研究学者或者大学研究人员最近在进行哪些研究项目,获得最新的科研发展资讯。

 

浸大的六个跨学科实验室给了我许多多学科角度看待研究目标的启发,例如来自传理学院的张昕之教授讲授的关於文字挖掘的讲座大大启发了我的研究思路,使我第一次感觉人文学科的方法也可以运用到自然学科的研究中。又例如,郭毅可副校长讲授的关於人工智能技术的背景和应用课程,让我对人工智能的基本原理和设计有了一定了解,希望未来将该技术运用到我自己的研究方向上,从而更快、更好的达成实验目标。这些跨学科的课程使得我们在学习自己研究领域知识的基础上,博览群书,广泛涉猎,以更加丰富的知识脉络系统来提升自己的眼界。这些不仅可以启发我们进行交叉学科的研究,对於我们自身知识和技术背景的架构以及未来选择职业和发展等都会大有帮助。

 

六个跨学科实验室都很有潜力,研究聚焦在学术前沿,尤其是近年大热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生命科学等,首席研究员(PI)又都是业内精英,相信会有不俗的科研成果。跨学科学习鼓励学生淡化过去专攻的学科,勇於接触全新的领域,并在研究实践中学习,这在国内仍是少有的新颖的教育模式。要学生跳出具有基础的「舒适圈」去学习陌生的其他学科一定是极具挑战的。作为计划下第一届的学生,还肩负著「实验性」的角色,除了挑战,还有压力。不过,我们能够一尝别人从未体会的经历,这样的人生也是一种趣味吧。

 

你会怎样形容大学的社区?

列滙来浸大修读博士的这段时间,我能深刻体会到大学各部门工作人员的热忱与耐心:IIS老师们的细心协调,学校对人才100博士生们的重视,翻译系老师们对我培训方案的各种周详协调以及其他职能部门的周到服务等,这些都让我感受到浸大的温暖与专业,一切以学生为本以及全人教育的办学宗旨。

开放、包容、友善、进取。浸大的学风自由且包容,从学术角度出发,甚么问题都可以讨论;老师们严谨认真,非常乐於帮助同学;同学们很刻苦,我常常在假日也能看到图书馆、实验室有同学默默学习著;我们的行政人员也是尽职尽责的。

 

Zhong

跨学科学习鼓励学生淡化过去专攻的学科,勇於接触全新的领域,并在研究实践中学习,这在国内仍是少有的新颖的教育模式。

钟力

 

你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来港求学有没有甚么难忘的体验?

我想最难忘的经历莫过於居家隔离了,这应该也是疫情期间每个来港学子最「深切」的体会吧。我在十月中旬赴港,紧接著漫长的居家隔离,挤迫的房间,一个人十四天的生活让我深深切切的体会到了「禁闭」的感觉。我希望香港的疫情能够尽快得到控制,使更多想要来港学习的学子们不必体会这样的经历。

学校对COVID-19的预防措施十分充足:每天登记入校人员健康状况,严格要求在校人员佩戴口罩,公共场所有专人经常消毒,到处都有消毒洗手液供应。虽然香港经历过几波疫情,校内一直维持在相对安全的状态,这离不开所有浸大人的共同努力。希望香港的疫情能早日过去。

 

你在浸大学习最喜欢的东西是甚么?

列滙在浸大我最喜欢的是学术自由,导师与博士生之间保持一种相对独立的学术氛围;此外,学校的图书系统也对我的研究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搜索文献与图书资料的借阅都极其便利。

 

我最喜欢的东西还是浸大浓厚的学术氛围。以我所在的课题组为例:每日大家都会安静的做自己的科研工作,彼此相对独立却又彼此联系,在遇到问题或者困难时可以及时寻求相关领域的师兄、师姐或者职员的协助。我觉得这样踏实、稳定可靠而又积极向上的学术氛围对於我的成长大有裨益,也是我最喜欢的东西。遇到其他领域或者方向上的问题,也可以及时找到相应的学者和老师以获得解答,这些对於我的学习和研究都很有帮助。

 

最喜欢的大概是学术及行政大楼餐厅的饭菜吧,好吃、丰富、价钱又不贵。另外,值得称赞的是我租住的吴多泰国际博士中心,清洁工人非常出色,楼层有定期清洁和消毒,每周有清洁工人打理房间的衞生。晚上从实验室回到自己的宿舍,房间打扫得井井有条,对於有点「小洁癖」的我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

 

你未来的职业/学术目标是甚么?你认为浸大能如何协助你实践?

俭明我希望将来可以参与学术研究工作。浸大提供了一个平台给我进行不同范畴的研究,通过有系统的培训,对希望将来成为研究人员的我有很大帮助。

 

列滙来浸大之前我已有六年大学讲师的工作经验,未来应该也是会致力於学术研究,在大学担当教职继续教学。浸大多元的课程设置,翻译系强大的师资队伍,丰富的讲座讯息都能一定程度上开拓我的学术视野,帮助我的学术发展。

 

我的未来职业生涯应该是继续从事和专业相关研究与开发工作,学术目标是在自己的领域做出贴近生活大众,服务社会的应用型研究。我觉得浸大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实践的机会,例如协助社会企业解决生产等问题的机会,让我们的研究更加实用和以服务为本。另外,坐落在香港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里,我认为浸大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的国际交流和交换的机会,让我们接触各个行业顶尖的实验室和学者,以增进我们对社会前沿研究的理解。


每一个读博士的学生都有成为「首席研究员」(PI)的梦想,我也不例外,希望成为环境科学领域的专家,有能力独当一面开展研究。浸大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最理想的导师、实验室、仪器,甚至经费也无须担心,剩下的要靠我们个人努力了,愿我们不负所望。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