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才100博士生分享

返回目錄

 

PhD Students
(左起) 王威、鍾力、麥儉明、王列滙

為提升大學的研究實力及提高研究生培訓(特別是跨學科研究培訓方面)的水平,香港浸會大學(浸大)於2020年推出了「人才100博士生獎學金計劃」。浸大借鑒世界一流大學的做法,採取以研究項目為基礎的培訓模式,由跨學科研究院(IIS)向獲取錄的學生提供跨學科的博士生培訓課程,使他們從實踐中學習。

 

我們邀請了幾位學生和我們分享他們的學習經歷,讓大家了解更多有關浸大的跨學科博士生培訓。

 

MAI

我覺得這個培訓模式是新穎的。這培訓模式為我們提供更多學習研究範疇以外知識的機會,使我們對將來的研究有更多新的想法。在這種培訓模式下,我可以涉獵更多以往不認識的事情。」

麥儉明

 

 

為甚麼你會選擇在浸大修讀博士學位?

儉明我選擇在浸大修讀博士學位是因為香港和內地地理位置相近而且交通便利。最重要的是香港的教育制度比較成熟和國際化。浸大亦是一所享負盛名的大學。

 

2020年夏天,受到疫情加劇和政策突變的衝擊,我不能前往已經取錄我的海外院校攻讀博士。艱難之際,浸大開通了博士生快速申請通道。這對於我類似遭遇窘境的學生來說,無疑是「天降橄欖枝」。浸大本身是一所優秀的文理大學,這裡擁有國家頂級的環境與生物分析實驗室,以及世界一流的環境科學專家。倘若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習,一樣能夠接觸學術前沿,提升自己的實力。我於是伸手努力去抓這根「橄欖枝」,幸運地最終能成為浸大的一員。

 

WANG

浸大新穎的博士生培訓模式旨在讓我們跳出自己固守的學科領域,掌握跨學科思維,從而探索更多交叉研究的可能性

王列滙

 

 

你怎麼看浸大在「人才100博士生獎學金計劃」下的博士生培訓模式?可以和我們分享你在這種培訓模式下的學習生活和體會,以及你對這個培訓的期望嗎?

列滙浸大新穎的博士生培訓模式旨在讓我們跳出自己固守的學科領域,掌握跨學科思維,從而探索更多交叉研究的可能性,我深感學校的良苦用心。在過去的一個學期裡,我通過這個專案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學科領域的優秀同學,也聆聽了數學、理化、經濟、醫學、藝術等各學科的專題講座,直面人類知識的浩渺無窮與不同學科思維的百花齊放。正所謂「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如果要提出建議的話,我希望學校未來能在跨學科培訓的背景下,更多兼顧人文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的異同,為這兩類的博士生提供更精準的特訂培訓模式,讓文科博士生有機會接觸到更多與其相關的研究方法與前沿知識的機會。

 

浸大人才100計劃的核心是致力於加強世界一流的跨學科研究,從而影響公眾的思想和政策制定。計劃為了與社會保持聯繫,並繼續為知識的創造和轉讓作出貢獻而努力。該項目定必能夠全面提升博士生的研究素養,透過從不同角度對學生進行不同學科的培訓,從而培養出具有綜合知識背景的全能人才。在這裡的學習過程中我也確實體會到這樣的培訓模式,來自六個跨學科實驗室的頂級教授對各自領域的研究情況進行介紹,我能夠按自己的興趣和背景進行項目研究,這些都極大的擴展了我的研究思路,對我的研究項目開展起到了很大的幫助。我希望在這個培訓結束時,能夠學習到多領域(例如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的知識,成為我在個人研究項目獲取更好研究成果的助力,造福社會。

 

就我個人而言,利用化學和生物的方法去研究環境,本身就是一種實驗性科學,光靠書本和文獻是無法滿足的,必須要輔以實驗,才是一個完整和相對可靠的研究。「人才100」的理念與我的需求完全符合,因此我是很欣賞這樣的博士培訓方式的。我期望自己能有科研成果,同時好好品味當下學習的每一分每一秒,在每一次小小的進展中感受喜悅。

 

WANG

來自六個跨學科實驗室的頂級教授對各自領域的研究情況進行介紹,我能夠按自己的興趣和背景進行項目研究,這些都極大的擴展了我的研究思路,對我的研究項目開展起到了很大的幫助。」

王威

 

 

你怎麼看浸大的六個跨學科實驗室?你在浸大進行跨學科學習有怎樣的體驗?

儉明六個跨學科實驗室主要與計算機科學有關,大部分的研究範疇也跟人工智能結合,這是很創新的想法。跨學科學習令我可以參與以往從未接觸過的領域,每星期舉行的研習會也令我知道相關的研究學者或者大學研究人員最近在進行哪些研究項目,獲得最新的科研發展資訊。

 

浸大的六個跨學科實驗室給了我許多多學科角度看待研究目標的啟發,例如來自傳理學院的張昕之教授講授的關於文字挖掘的講座大大啟發了我的研究思路,使我第一次感覺人文學科的方法也可以運用到自然學科的研究中。又例如,郭毅可副校長講授的關於人工智能技術的背景和應用課程,讓我對人工智能的基本原理和設計有了一定瞭解,希望未來將該技術運用到我自己的研究方向上,從而更快、更好的達成實驗目標。這些跨學科的課程使得我們在學習自己研究領域知識的基礎上,博覽群書,廣泛涉獵,以更加豐富的知識脈絡系統來提升自己的眼界。這些不僅可以啟發我們進行交叉學科的研究,對於我們自身知識和技術背景的架構以及未來選擇職業和發展等都會大有幫助。

 

六個跨學科實驗室都很有潛力,研究聚焦在學術前沿,尤其是近年大熱的人工智能、大數據和生命科學等,首席研究員(PI)又都是業內精英,相信會有不俗的科研成果。跨學科學習鼓勵學生淡化過去專攻的學科,勇於接觸全新的領域,並在研究實踐中學習,這在國內仍是少有的新穎的教育模式。要學生跳出具有基礎的「舒適圈」去學習陌生的其他學科一定是極具挑戰的。作為計劃下第一屆的學生,還肩負著「實驗性」的角色,除了挑戰,還有壓力。不過,我們能夠一嘗別人從未體會的經歷,這樣的人生也是一種趣味吧。

 

你會怎樣形容大學的社區?

列滙來浸大修讀博士的這段時間,我能深刻體會到大學各部門工作人員的熱忱與耐心:IIS老師們的細心協調,學校對人才100博士生們的重視,翻譯系老師們對我培訓方案的各種周詳協調以及其他職能部門的周到服務等,這些都讓我感受到浸大的溫暖與專業,一切以學生為本以及全人教育的辦學宗旨。

開放、包容、友善、進取。浸大的學風自由且包容,從學術角度出發,甚麼問題都可以討論;老師們嚴謹認真,非常樂於幫助同學;同學們很刻苦,我常常在假日也能看到圖書館、實驗室有同學默默學習著;我們的行政人員也是盡職盡責的。

 

Zhong

跨學科學習鼓勵學生淡化過去專攻的學科,勇於接觸全新的領域,並在研究實踐中學習,這在國內仍是少有的新穎的教育模式。

鍾力

 

你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來港求學有沒有甚麼難忘的體驗?

我想最難忘的經歷莫過於居家隔離了,這應該也是疫情期間每個來港學子最「深切」的體會吧。我在十月中旬赴港,緊接著漫長的居家隔離,擠迫的房間,一個人十四天的生活讓我深深切切的體會到了「禁閉」的感覺。我希望香港的疫情能夠盡快得到控制,使更多想要來港學習的學子們不必體會這樣的經歷。

學校對COVID-19的預防措施十分充足:每天登記入校人員健康狀況,嚴格要求在校人員佩戴口罩,公共場所有專人經常消毒,到處都有消毒洗手液供應。雖然香港經歷過幾波疫情,校內一直維持在相對安全的狀態,這離不開所有浸大人的共同努力。希望香港的疫情能早日過去。

 

你在浸大學習最喜歡的東西是甚麼?

列滙在浸大我最喜歡的是學術自由,導師與博士生之間保持一種相對獨立的學術氛圍;此外,學校的圖書系統也對我的研究起到很大的幫助作用,搜索文獻與圖書資料的借閱都極其便利。

 

我最喜歡的東西還是浸大濃厚的學術氛圍。以我所在的課題組為例:每日大家都會安靜的做自己的科研工作,彼此相對獨立卻又彼此聯繫,在遇到問題或者困難時可以及時尋求相關領域的師兄、師姐或者職員的協助。我覺得這樣踏實、穩定可靠而又積極向上的學術氛圍對於我的成長大有裨益,也是我最喜歡的東西。遇到其他領域或者方向上的問題,也可以及時找到相應的學者和老師以獲得解答,這些對於我的學習和研究都很有幫助。

 

最喜歡的大概是學術及行政大樓餐廳的飯菜吧,好吃、豐富、價錢又不貴。另外,值得稱讚的是我租住的吳多泰國際博士中心,清潔工人非常出色,樓層有定期清潔和消毒,每週有清潔工人打理房間的衞生。晚上從實驗室回到自己的宿舍,房間打掃得井井有條,對於有點「小潔癖」的我來說,是一件幸福的事。

 

你未來的職業/學術目標是甚麼?你認為浸大能如何協助你實踐?

儉明我希望將來可以參與學術研究工作。浸大提供了一個平台給我進行不同範疇的研究,通過有系統的培訓,對希望將來成為研究人員的我有很大幫助。

 

列滙來浸大之前我已有六年大學講師的工作經驗,未來應該也是會致力於學術研究,在大學擔當教職繼續教學。浸大多元的課程設置,翻譯系強大的師資隊伍,豐富的講座訊息都能一定程度上開拓我的學術視野,幫助我的學術發展。

 

我的未來職業生涯應該是繼續從事和專業相關研究與開發工作,學術目標是在自己的領域做出貼近生活大眾,服務社會的應用型研究。我覺得浸大可以為我們提供更多實踐的機會,例如協助社會企業解決生產等問題的機會,讓我們的研究更加實用和以服務為本。另外,坐落在香港這座國際化大都市裡,我認為浸大可以為我們提供更多的國際交流和交換的機會,讓我們接觸各個行業頂尖的實驗室和學者,以增進我們對社會前沿研究的理解。


每一個讀博士的學生都有成為「首席研究員」(PI)的夢想,我也不例外,希望成為環境科學領域的專家,有能力獨當一面開展研究。浸大已經為我們提供了最理想的導師、實驗室、儀器,甚至經費也無須擔心,剩下的要靠我們個人努力了,願我們不負所望。

 

 

返回目錄